值得网 > 八卦 > 正文

​洪晃的亲父是谁(洪晃与洪君彦的父女情)

2024-01-10 01:36 来源:值得网 点击:

洪晃的亲父是谁(洪晃与洪君彦的父女情)

洪晃的亲父是谁(洪晃与洪君彦的父女情)

是出身名门的千金小姐,她也是放浪不羁的“野孩子”;她是叱咤商界的女强人,她也是时尚杂志的先行者;她是站在舆论风口的话题人物,她也是住在桃源的闲云野鹤。洪晃,一个自在潇洒的传奇人物。

离经叛道

洪晃的出身称得上是显赫。祖父是与鲁迅打过笔墨官司的章士钊,生父是北大的教授,继父是外交官乔冠华。

在当时那个年代,出身在这样家庭的女子,大众心中的样子都应当是乖巧懂事,对父母言听计从的。洪晃不一样,早年的留学经历让她接触了更多的更前卫的思想,对于独立和自由的追求变得更为迫切。

而原生家庭的优越反倒是像链条一般束缚了洪晃突破自我的脚步。没有听从父母的意见继承外交的衣钵,洪晃选择了自己的道路。

洪晃也用事实证明了她的选择。攻读美国名校,毕业后进入德国企业,年薪高达7万美金,在当时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。但洪晃却又一次做出了一反常规的举动。放弃德国高薪工作,回国创办时尚杂志。

在时尚的田野一片荒芜的中国做先驱者无疑是困难重重的。但洪晃又一次用实力证明了自己。不得不说,洪晃的一次次选择与取舍,都显得有点“离经叛道”。

深情而又软弱

洪晃生的如此洒脱自在,想来洪晃的父亲也应当是潇洒的,其实不然,洪晃父亲名为洪君彦,是上海有钱人家的公子哥,自小衣食无忧,每天都开着轿车去喝咖啡。殷实的家境让他养成了乐观诚笃的性格,性情温和,不与人争。

在燕京大学读经济的经历更使他身上散发着浓厚的学者气息,与跳脱的洪晃有着天壤之别。还在燕京大学读书的洪君彦在一场圣诞夜舞会上,遇到了那个让自己第一眼就彻底沦陷的姑娘,也是将与他爱恨纠缠半生的女人章含之。

章含之为何人?文学家章士钊的女儿,另一个更响亮的名号,伟大领袖的英文教师。14岁的章含之,姿态优雅,容貌秀丽,相比于同龄人,少了很多稚嫩,多了几分成熟。

洪君彦一见到,便被眼前的可人儿给摄住了魂魄,而章含之虽小,却已有不少的追求者,但独独对洪君彦倾心,主动给洪君彦寄信,这一来一回,二人也便走到了一起。

不得不说,郎才女貌,门当户对,二人的结合看起来那么的完美,引得旁人羡慕。而洪君彦也真是一个深情的男子,为了与章含之结婚,相貌堂堂、风度翩翩的洪君彦一次次拒绝了诱惑,等了6年,直到章含之大学毕业,二人才终于完婚。

可当时谁又能想到,这看似完美的一对组合却最终不欢而散。这场婚姻走向破裂的导火索,是洪君彦在十年动荡时期种种不公的遭遇。这些不公正的对待,当时对洪君彦已是家常便饭。但最让他感到绝望的,是人情的冷暖。

洪君彦在回忆那段时光时,提到了一件事。而这一件事足以证明当时章含之的态度。被剃了阴阳头的洪君彦白天戴着帽子见人,晚上回家脱帽洗漱被女儿洪晃看到,年幼的女儿见到父亲如此模样,不禁哭出了声来。

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这些不公的对待没有击倒这个养尊处优的有钱人家的公子,因为他心里像明镜一样清楚,自己什么事情没做,自己行得端坐的直,读书人的气节支撑着他度过一个个难熬的黑夜。

但章含之的讽刺与厌恶,却像一盆冷水浇在了他内心的火焰上。“我还是尽量设身处地的为她着想,试图去谅解她。”受到巨大打击的洪君彦却还在为章着想,他选择了忍让,选择了退避,这个深情的人自己跟自己对话,自己安慰着自己。

他的心里仿佛住着两个人,一个是曾经爱他的章含之,一个是现在落魄的自己,那个章含之在安慰他、鼓励他,那个自己感到幸福,感到温暖。他仍在用最后一丝力气,去抓住曾经爱情的尾巴。

奈何章含之并没有因此顾及旧情。在洪君彦最艰难的日子里,章含之选择了背叛,在当时的京城里,“张章恋”传遍了校园,洪君彦的大姐甚至还撞到了章的出轨行径,只有洪君彦,受着肉体和灵魂双重的痛苦,却依旧一厢情愿的幻想着自己曾经的爱人能够回头。

但现实迟早会把不切实际的幻想打回原形,到那时,守着幻想的可怜人该是多么悲惨。击溃洪君彦的,是章含之的手提包,一张张教员的照片,一个安全套。难以想象洪君彦当时的情感,愤怒,羞耻,悲痛,那会是怎样的绝望啊。

往日所有的恩爱,就像摔在地上的圆镜,任凭珍惜的人尽力弥补,都回不去了。洪君彦与章含之终于分开了。

回望这段令人唏嘘不已的感情,章的背叛固然令人愤怒,但洪的软弱却也让人着急。洪君彦对于章含之,是极为深情的。从章含之出言讥讽他却一再退让便可见一斑。他在风华正茂的年纪对章含之一见钟情,苦等六年终于抱得美人归。用情至深,令人感慨。

但他又是一个稍显软弱的男子。在他等待章含之大学毕业的几年,章已然动过分开的念头,原因也很简单,一个教书匠,一个外交官,到不了一起。

但在组织的调节下二人终究是没有分开。一个心不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又怎能挽留的住。若是当初洪君彦稍微果决些,早早放下那段恋情,又如何会有这后面的一地鸡毛。

在章含之出言讥讽洪君彦时,洪便已然感觉到了章对他的态度有所转变,那种冷漠、厌恶已经写在了章含之的脸上,她的一举一动也早已透露出她的态度。

“那时,我已经朦胧的感觉到,章含之对我的态度变了。”如若洪君彦在那时稍微果决些,去面对心里已经知晓的事实,那后来的悲痛也不会那样猛烈。洪君彦第一段感情的悲剧,源自他对爱情的执著,也源自他性格的软弱。

父女的特殊感情

洪晃的离经叛道与洪君彦温和平静似乎不应该出现在一对父女身上。女儿与父亲的性格相差竟如此巨大。或许,与洪晃从小的经历有关。父亲遭受非人的对待,母亲对婚姻的背叛,父母感情的破裂,继父母对自己的影响。

父亲对感情的认真、母亲不受束缚的性格,两个人对爱情不同的观念共同塑造了洪晃的爱情观。

洪晃与洪君彦的父女情又有些不同于很多其他父女。对于父母感情的破裂,洪晃在书中写道“我觉得我爸特别惨,而我妈当时处理问题的方式是逃避,她不知道这时应该怎么处理一个小孩的感情。”

洪君彦的第一段感情是可悲的,但后来也终于在年近花甲时找到了携手后半生的另一半。前尘往事,是是非非,人心自由公论。昔日那个上海有钱的公子哥儿,也在岁月的洗礼之下,白发苍苍,垂垂老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