值得网 > 八卦 > 正文

​内娱塌房潮,唯独这偶像全网撑

2023-09-09 13:03 来源:值得网 点击:

内娱塌房潮,唯独这偶像全网撑

一位日本明星向中国观众发来视频。

评论区异常地和谐,提到最多的一个词——

谁这么大排面?

一看是他,那不奇怪了,初代日娱偶像,你的妈妈可能就追过的——

三浦友和。

今天70岁的他,纪念"两个50年":

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

今年正好是出道50周年

其实,大家对三浦友和气氛那么一致,并不完全是他的个人魅力。

也是因为他就代表着那个时代——

过去的国产片里,有日本人吗?

有。

但他们几乎都是统一的形象——

战争片里猥琐、丑陋、歹毒的日本鬼子。

△电影《地道战》,1965

但霎时间,一阵风吹来全都变了。

中国观众们第一次看到了,全新的、现代的日本流行文化,那些过着普通生活、充满生动人性的日本人。

多么颠覆。

多么令人惊喜和向往。

今天的人或许再也难以想象,三浦友和是如何的不可取代。

那样的日子,又是如何轰轰烈烈地驶过,只留下了遥远的回响。

80年代的特征有很多。

其中一个不可掩盖的绝对是日本文化

许多国产片一拍到八九十年代。

BGM响起一首日语歌,那氛围感,立刻就有了——

还有更多隐晦的元素,你可能没察觉到。

《蓝宇》里刘烨的灯芯绒夹克,《过把瘾》里王志文的工装风衣,就是当年最潮的日系单品。

更不要说,日本影视剧。

那火爆,后来美剧、韩剧的普及度只能算弟弟。

这也是时势使然。

50年前的9月,中日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,宣布建立外交关系。

伴随着政治气候的回暖,是文化交流的破冰。

从七十年代末文革结束到八十年代,开启了一段日本流行文化席卷中国的岁月。

1978年,改开后第一部日本引进片在中国公映就带来巨大震撼。

高仓健主演的《追捕》

观影人次一举创下8亿的奇迹,电影院从早放到晚依然大排长龙,有人一看就是几十遍。

1978年,对于刚刚从封闭时期走出的年轻人,《追捕》带来的感觉无比微妙。

一样的肤色,中文配音,很容易让我们感到亲切和认同。

但那无疑又是另一个世界。

70年代末,中国人穿的还是清一色的蓝灰绿工人装,大量乡镇农村地区很落后,电话普及率0.43%,很多人见都没见过。

但《追捕》里的日本,衣着凉爽新潮的俊男美女穿梭在高楼林立,车流不息的大都市,高档公寓里随手接起电话,简直就像科幻片。

这部犯罪片当年在中国造成的影响有多大呢?

崔永元曾在《电影传奇》里这样描述"《追捕》热":

杜丘式的风衣被抢购一空,很多人在不刮风的时候竖起衣领,戴上不舍得撕去商标的蛤蟆镜,到处是"真由美"理发店,商店里有"真由美"化妆品和帽子,大家用横路敬二来骂人,背诵大段的台词,甚至充满炫耀地向朋友们讲述《追捕》续集的内容。

这样的立领风衣,机车皮夹克,是影响你爸八十年代至今的穿搭模板。

男主高仓健和女主中野良子,一举成为顶流。

1979年,因为《追捕》在中国的影响力,女主中野良子受邀访华。

中野良子所到之处,水泄不通,从老人到小孩,大家用角色"真由美"的名字不断呼唤她。

从走下飞机开始,到任何地方,我都被欢呼着‘真由美’的人群簇拥,后来我才知道这三个字的意思。那声音一直萦绕在我耳边,回到日本以后也久久没有消退。

硬汉风的高仓健,不仅让亿万中国少女魂牵梦绕,更成为一代中国男性心目中的男性标杆。

用张艺谋的话说,高仓健就是一个"名词"。

2002年,张艺谋拍《英雄》,请偶像高仓健出演。

但因为剧本没打动高仓健,被婉拒了。

张艺谋不甘心。

2005年,他又请高仓健来中国拍《千里走单骑》,这次,几乎是量身为高仓健定制的剧本。

对于一代人来说,《追捕》的意义是非同凡响的。

就说那个最经典的情节。

当两人骑着马,杜丘问真由美,你为什么救我?

真由美笑着说出"我喜欢你"时,那样的浪漫就像阴霾散尽后,透出的第一缕阳光。

去年,《唐人街探案3》春节档上映。

合家欢,就得你爸妈也愿意买账。

于是,电影里出现了《东京爱情故事》里的莉香,铃木保奈美。

响起了1979年因电影《人证》响彻中国大地的《草帽歌》,刘欢、崔健,都翻唱过。

当然,《唐探3》里最重磅的面孔还是他——

你三浦叔叔大爷年轻的时候,要长相有长相,要气质有气质,是当之无愧的"亚洲第一帅哥"。

年轻人对他的印象,大概都停留在《重庆森林》里,金城武口中的"情敌"。

但在爸妈那,永远的三浦友和与山口百惠,在日剧《血疑》里。

1984年,三浦友和与山口百惠主演的《血疑》引入中国大陆,一度引发万人空巷,赚足了男女老少的眼泪。

80年代,是这部日剧让中国千家万户知道了"白血病",知道了RH阴性血这样的知识。

在电视还未完全普及的情况下,连小人书都成为抢手货。

就算大家不懂日语,也都会学着哼那首山口百惠唱的《谢谢我的爱人》。

"瓦达西诺……"

80年代初,国产剧才刚刚起步。

那时候《西游记》《红楼梦》都还没拍出来,第一部情感大剧《渴望》也要等到90年。

《血疑》这样婉转曲折的青春爱情剧,一下就紧紧抓住了中国观众。

那时的年轻人,对自由的爱情是如饥似渴的。

但《血疑》带来的震撼,还不仅仅是爱情。

如果你觉得《蓝色生死恋》之类的韩剧创造了这样的套路,那肯定是你太年轻,在《血疑》面前,都是孙子。

故事最后,大海上,幸子死在光夫怀里,比后来海边宋慧乔和宋承宪这出早了二十多年。

80年代的中国观众,哪见过这样哀伤又浪漫的剧情?

帅气深情的三浦友和,穿着学生装,笑容甜美的山口百惠。

也随着剧集的火热,成为中国观众嗑的第一代小荧幕CP。

当时,山口百惠在剧中穿的衣服,被中国观众称为"幸子衫",三浦友和的高领毛衣叫"光夫衫",成为80年代城市青年追捧的时尚穿搭。

看好一个女明星,就叫她"小山口百惠"

比如巩俐。

还有现在的杨采钰。

那一代男青年心目中,大概都有一个"幸子情结"

贾樟柯说,自己的房间里曾经贴满了山口百惠的海报。

后来,贾导拍《二十四城记》,把山口百惠唱的《谢谢我的爱人》作为配乐。

电影里宋卫东回忆,女友和自己提分手时,留的是和《血疑》里山口百惠一样的"幸子头"。

只是1984年中国观众看到《血疑》时,山口百惠已经嫁给了三浦友和,并隐退四年。

三浦友和说。

80年代他听说《血疑》在中国爆火时,还半信半疑。

直到他后来不断收到来自中国粉丝的来信。

21世纪初他造访中国,还依然能看见售卖妻子山口百惠的画报。

1981年,中国内地引进的第一部日剧《姿三四郎》,在上海台播出。

这是一部依托于日本传统柔道武术的动作剧。

功夫片,武术片向来是华语影视的特产。

但这也不妨碍当时的中国观众对这部日剧如痴如醉。

据《姿三四郎》的译制导演毕克说:

当时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,《姿三四郎》播映期间,上海的盗窃案减少了不少,因为连小偷也在家守着电视看得津津有味。

学者朱大可回忆,当年自己是在大学宿舍看的这部剧。

那盛况——宿舍里已经坐不下了,同学们搬来凳子站在门外,从门上的小窗往里看。

第二年《姿三四郎》在北京播出时,北京供电还比较紧张,时有停电。

因为民众呼声热烈,北京供电局决定。

还有哪部剧能有这规格的待遇?

1982年,央视又播出了日剧《排球女将》。

女主小鹿纯子乐观拼搏的精神,鼓舞了一代中国青年。

适逢1981,1982年中国女排拿下世界冠军,《排球女将》应景地推动了这股"排球热"。

那时候,年轻人都流行学小鹿纯子,有事没事练倒立。

试图模仿她的经典招式"流星赶月""晴空霹雳"。

那两年,也是郎平名声大振的时候,很多人就把她当做现实版的小鹿纯子。

后来郎平回忆,小鹿纯子可"害苦"了自己。

因为《排球女将》实在太火,自己收到的球迷来信里,百分之七十都要她学习小鹿纯子的招式。

郎平很无奈啊。

自己扣球已经够棒了,空中腾得够久了。

怎么,还要自己折俩滚?

和小鹿纯子颇有渊源的,还有马云。

她被各大媒体营销号称为"马云的梦中情人"。

据马老板的说法。

自己当年高考失利,一次次创业失败,小鹿纯子就是自己的精神支柱。

后来,他专门赴日拜访小鹿纯子的主演荒木由美子,还邀请她来了中国。

马云身体力行地告诉这一代年轻人:要追星,得先赚钱。

1985年,打破日本收视纪录的晨间剧《阿信》,同样在中国创下了奇迹。

那大概是中国观众接触最早的"大女主剧"。

阿信的原型,是日本零售企业的八佰伴的创始人。

一个平凡的日本女性,用自己的勤劳善良,抗争艰苦的命运,并成就了大事业。

这样的励志故事,在当时刚好切中了中国改开后的"下海"潮。

想创业?当万元户?

阿信就是榜样啊!

试问当今哪一部剧,还能火到这个收视?

那时候大家看剧,就是容易入戏太深。

演到阿信一家吃不饱肚子,在大冬天受苦挨饿的情节,有中国观众往电视台寄大米,让帮忙转交给阿信。

每当阿信仰起头,露出充满希望的笑容时。

中国观众总是能从她身上,穿透那身和服,看到东亚女性身上那种特有的坚韧。

1986年,阿信的扮演者田中裕子访华,并与为她配音的张桂兰老师留下了珍贵的合影。

三十多年后。

当年阿信的扮演者田中裕子,被汪俊导演邀请来《苍穹之昴》中出演慈禧太后。

田中裕子说,自己能演"慈禧",都是因为"阿信"。

当年沉迷日剧的人,如今也都该是大爷大妈辈的了。

对于80、90年代还是孩子的人们来说,童年,则被日本动漫填满的。

1980年,中央一台引进了《铁壁阿童木》。

当年,是日本华侨韩庆愈先生说服了中央电视台副台长阮若琳,用"节目带广告"的形式引进了这部动画片,这样中央台不仅不用版权费,还能得到广告费。

这就是中央台第一支外国广告的诞生——卡西欧。

就此,打下了卡西欧在中国青少年间的知名度,也让卡西欧成了不少孩子的第一块电子表。

这两年,互联网有一个经典问题:

八九十年代没网络,大家打哪看日剧美剧日漫啊?

不然嘞?

到第一部好莱坞大片《亡命天涯》进入中国大陆,已经1994年的事了。

90年代末期。

随着日本经济的崩溃,日本流行文化称霸亚洲的局面渐渐消失。

随着中国开放的不断加深,台娱、韩娱、好莱坞纷纷进入中国,日本流行文化在中国一枝独秀的时代也远去了。

但《杜丘之歌》,幸子的笑容,小鹿纯子的扣球……伴随着一代人对外面世界的好奇与渴望,成为了时代记忆的珍贵拼图。

最后,Sir还想说一件往事。

1978年。

日本电影《望乡》,紧接《追捕》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上映。

这部入围柏林金熊奖,提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电影,记录了明治时期,大量日本妇女被官方贩卖至南洋为妓的悲惨历史。

虽然已经被删改,但在当时,这部电影还是引发了巨大反对声。

这样一部优秀的作品,有人非要说它是一部"黄色电影",是外国腐朽文化妄图毒害中国青少年,非禁不可。

为此,当时出现了一场为电影《望乡》的大辩护。

巴金先生《随想录》的开始两篇,便是关于《望乡》的。

看了这部影片以后,我对日本人民的感情只有增加。我感谢他们把这部影片送到中国来。

曹禺先生也在《大众电影》上发表了一篇文章:

外国文艺作品不是洪水猛兽,不必这样害怕。我年轻时读过许多的外国剧作、小说,也读过不少中国古代的作品。我们这一辈,很多人都和我一样的。至今,我觉得这样做,对我是好事。

那个时候,我们在开放地接纳外来文化。

哪怕是有禁忌的内容,哪怕是引发民众的反弹,也没有一撤了之,而是苦口婆心地解释、开导。

所以三浦友和,才成为了一代绝版的偶像,一个无法模仿的时代印记。

今天他一出面,突然就消弭了纷争。

在宁静中,让大家的心也突然空了。

一刹那的青春。

一刹那的无邪。

从那闪闪发亮的日子里,掠过面庞。

本文图片来自网络

编辑助理:M就是凶手